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今日頭條>正文內容
  • 輔仁藥業控股股東違規占用16.36億
  • 2019年09月02日來源:投資時報

提要:在證監會立案調查和上交所連續問詢的雙重壓力下,由分紅爽約“爆雷”的輔仁藥業集團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輔仁藥業)“資金黑洞”逐漸暴露出真相——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違規占用16.36億元。

在證監會立案調查和上交所連續問詢的雙重壓力下,由分紅爽約“爆雷”的輔仁藥業集團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輔仁藥業)“資金黑洞”逐漸暴露出真相——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違規占用16.36億元。

這也意味著,之前“不翼而飛”的16.89億元大體有了下落,只是輔仁藥業要拿回這筆巨款,短期內幾無希望。

記者注意到,8月31日披露的中報顯示,上半年,輔仁藥業實現營業收入27.69億元,同比下降10.93%,201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凈利潤3.99億元,同比下降11.45%,較2018年增速(同比增長126.67%)大幅縮水。

中報數據還顯示,貨幣資金已銳減至1.34億元,去年底為16.56億元,下降幅度達到91.91%;其他應收款余額由去年底的0.17億元,暴增至今年6月底18.35億元。

造成如此困頓局面的原因,都在指向輔仁藥業控股股東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輔仁集團)等關聯方違規占用16.36億元的巨額資金,由于控股股東的恣意妄為,不僅造成輔仁藥業資金緊張,還對輔仁藥業主營業務的生產經營造成不利影響。

今年中報輔仁藥業營收凈利雙降的尷尬局面,或許只是開始。

資金短缺造成產能不足

在分紅未兌現而暴雷之后,市場對輔仁藥業財務造假的質疑聲不斷。8月31日,處于風口浪尖上的輔仁藥業公布了2019年半年報。各項數據果然如市場預期那樣——業績慘淡。

記者查閱、整理輔仁藥業中報相關數據了解到,上半年該公司營收同比減少10.93%,凈利潤同比減少11.45%,扣非后凈利潤同比減少12.35%。大幅減少的還有貨幣資金,從中報來看,輔仁藥業貨幣資金從去年底的16.56億元銳減至1.34億元,降幅為91.91%,貨幣資金占總資產的比重,由上期期末的15.45%下降至1.20%。

中報數據還顯示,其他應收款余額由去年底的0.17億元暴增至今年6月底18.35億元。而其他應收款的激增,“主要系關聯方借款所致”。

現金流數據方面,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2.52億元,同比下降55.69%;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3.64億元,去年底為0.48億元,相比流出增長驚人,同樣,背后原因“主要系關聯方借款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半年報中,輔仁藥業對慘淡數據的說明和解釋透出的更多是一種無奈:“主要是由于受公司資金周轉緊張,部分產品生產經營方面受到一定影響,銷售收入有所降低導致利潤有所減少”、“目前資金短缺可能造成產能不足,并影響相關產品銷售。”

然而,半年前,輔仁藥業還準備進行6000多萬現金分紅、貨幣資金亦相當寬裕,短時間里發生如此顛覆性變化的“罪魁禍首”正是——控股股東輔仁集團,也是輔仁藥業于中報中多次提及的“關聯方”。

記者留意到,中報披露的前一日,8月30日晚間輔仁藥業的一則公告,終于將連輔仁藥業自己也不清楚怎么消失的16.89億元資金具體去向交代清楚了。

在這則《關于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公告》中,輔仁藥業稱,截止目前,公司存在向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及其關聯方違規拆借資金余額 16.36億元,違規提供連帶責任擔保1.40億元,尚有擔保余額6202萬元。

公告還顯示,9月2日,輔仁藥業將停牌一天;9月3日,輔仁藥業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輔仁藥業”變更為“ST 輔仁”,日漲跌幅限制為5%。

一個月之內無法解決

記者注意到,8月30日晚間披露的《關于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公告》中,輔仁藥業稱,違規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預計一個月之內無法解決”。

此外,公告還提示了四個風險:一是控股股東股權凍結風險,輔仁集團45.03%的持股全部被凍結,且存在多次輪候凍結情形;二是生產經營風險,資金存在限制性用途,且存在債務逾期情況,資金流動性不足,目前資金短缺可能造成產能不足,并影響相關產品銷售;三是立案調查風險,7月26日中國證監會開始立案調查,如認定的事實觸及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的,將面臨退市風險;四是2018年度現金分紅尚未實施,將盡力籌措資金,盡快安排發放。

值得注意的是,8月31日,上交所就輔仁藥業控股股東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違規擔保事項緊急下發問詢函。上交所認為,占用資金和違規擔保的情況反映了輔仁藥業內部治理存在嚴重的缺陷。

問詢函中,上交所要求輔仁藥業、輔仁集團及其關聯方應當進一步核實并披露相關違規資金拆借及違規擔保的具體情況,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非經營資金占用及違規擔保事項;核實并披露相關違規資金拆借及違規擔保的發生過程、決策者及相關責任人;輔仁集團應當盡快籌措資金償還違規占用資金,消除違規擔保情形。

上交所還表示,對于輔仁藥業、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可能涉嫌的違規行為,將啟動紀律處分程序。

輔仁藥業從大白馬墜落為“ST”,記者此前曾持續跟蹤,并于近期連續發布4篇報道,若要說清這場由分紅“爽約”引發的“爆雷”神劇,需回溯至7月。

7月15日晚間,輔仁藥業公告稱,擬發放2018年年度現金紅利,總金額為6271.58萬元。然而,7月19日晚間,輔仁藥業稱,無法按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

隨之,上交所第一份問詢函逼出現實——截至7月19日,輔仁藥業只有現金1.27億元。不到四個月時間,輔仁藥業賬上現金少了16.89億元。更蹊蹺的是,輔仁藥業自己也不清楚16.89億元具體如何消失的。隨后7月26日,證監會決定對輔仁藥業立案調查;上交所也多次下發問詢函不斷追問輔仁藥業資金自查進展。

在監管層層施壓和不斷問詢下,輔仁藥業存在資金違規占用、違規擔保的情形已實錘確認,輔仁藥業控股股東無所遁形,但短期內這一問題尚無法得到解決。這也意味著,輔仁藥業因為資金緊張、融資能力下降等問題,給主營業務的生產經營造成不利影響還將維持很長一段時間。

輔仁藥業是否能挺過去?證監會的調查還在進行中,期望情形不要繼續惡化,或許是當下最大的冀望。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新时时